热门关注

极力推荐

300马其顿人一夜攻占30000人驻守的粟特堡,亚历山大极限战争

  • 2020年08月10日 08:44
  • 来源:后现代说书人
  • 作者:意甲直播_意甲免费在线高清直播_意甲视频在线观看无插件

夜攀危岩,即是对意志的极限考验,也是对体力的极致挑战,也许是大力神海格力斯庇佑,其余的人都在黎明破晓时到达了山巅,岩堡的顶峰出现在他们眼前。旭日始旦、东方既白...

粟特岩堡,朝晕破晓,余声绕谷,敌之弄嘲。“吾之高壁,燕雀乃至,汝等竖子,望崖兴叹!”假以篷钉,用之麻绳,海格力斯,借吾神力。东方日出,举旗为号,敌见天兵,闻风丧胆。不战而胜,亚历山大,虽无飞翼,只有胜利。——[当代]后现代说书人《亚历山大巧夺粟特岩堡》

300马其顿人一夜攻占30000人驻守的粟特堡,亚历山大极限战争

本文8000字,阅完需蹲坑。

22岁时,亚历山大大帝开始了他“从达达尼尔海峡到印度”的征服之旅,意图到达“世界的东方边缘”,创建已知世界的最大帝国。他花了三年时间征服位于今乌兹别克斯坦领土上的粟特人和大夏人的土地。这三年可能是亚历山大在东方远征中最艰难的阶段,因为他在两族遇到了顽固的抵抗。

围攻粟特堡发生在马其顿入侵阿契美尼德帝国的尾声,它展示了亚历山大卓越的指挥才能。这座堡垒天堑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要塞,连粟特公主罗克珊娜也被送往那里避难,30000守军把要塞防护得天衣无缝,堡垒中储备了足够的给养,山上的雪水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水源,足以抵挡马其顿人持续数年围攻。

当亚历山大要求城堡投降时,他被无情嘲讽了。守军领袖奥希亚特说,亚历山大需要找到“有翅膀的人”才能飞进要塞。亚历山大知道正面进攻是一个糟糕的主意,围攻注定会失败,所以他决定出奇制胜,最终只派了300马其顿精锐士兵,仰仗帐篷钉、亚麻绳和强横的体力,为亚历山大大帝攀登了粟特岩堡,俄而兵不血刃攻下了堡垒,堪称军事史上极限战争的典范。

这次胜利的后果立竿见影,他不但抱得美人归,消弭了波斯最后的抵抗力量,还得以补充了无数优质兵源,为之后的印度攻略打下了坚实基础,这一次在史书上不起眼的小小战役有着更加深远的影响,可以说在亚历山大死后,它改变了中亚的势力划分,更影响到今天的中亚及世界格局。

300马其顿人一夜攻占30000人驻守的粟特堡,亚历山大极限战争

亚历山大征服之旅

起:月黑雁飞高,军阀夜遁逃

公元前329年1月,亚历山大在中亚已经耽搁了五个年头,尽管他已经取得了许多令人瞩目的胜利,并建立起一个从希腊到伊朗的大帝国,但雄才大略的马其顿国王仍然显得意犹未尽,此刻他还不知道,其征服世界最艰难的部分即将来临。

300马其顿人一夜攻占30000人驻守的粟特堡,亚历山大极限战争

亚历山大从安纳托利亚到印度边缘的八年攻势,不仅推翻了强大的波斯帝国,以他的名字建立许多城市

追击波斯军阀贝索斯

“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卢纶这首《和张仆射塞下曲》所描绘的场景与那年的乌浒河畔异曲同工。

公元前329年4月,打败大流士后,亚历山大在高加索建立了另一个亚历山大城寨(贝格拉姆),之后率领他的军队穿过兴都库什进入了大夏(即巴克特里亚,今阿富汗北部),追击大夏人抵抗者贝索斯,这一地区以遍布乌浒河两岸的众多坚城利堡而闻名。

他们穿越兴都库什正值阿富汗高原的冬季,雪山上凌厉的冰雪寒风和高海拔让马其顿将士饱尝冻疮、雪盲和疲劳之苦,再加上贝索斯的焦土政策给他们后勤补给带来相当大的麻烦,他们情不自禁的犯起了思乡之疾。

好在亚历山大战术得当,从喀布尔到乌浒河,他出其不意选择了绕路最远,积雪最厚,海拔最高的哈瓦克山口,从侧翼包抄了自以为得计的大夏人。

马其顿军队翻越雪山

由于贝索斯老家正是塔什库尔干,他希望在此地能够召集一支足够庞大的军队,与追捕他的马其顿人相对峙。然而,当大夏军队惊讶发现马其顿人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他们的信心迅速瓦解。

当贝索斯宣布放弃老巢转至粟特人领地展开游击的计划后,他的大部分军队立刻土崩瓦解,大夏骑兵宁愿回家种田,也不愿跟着反叛者流亡异乡。

公元前300年的波斯东北疆形势

接下来的日子里马其顿人迎来了惬意的时光,一个又一个大夏城市没有任何反抗,而是张开双臂迎接马其顿国王和他的军队。贝索斯被迫向北逃窜,穿过乌浒河进入了粟特领地,而粟特人,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到了乌浒河畔,他面临着一个新的挑战:贝索斯烧了木船。由于河面宽阔,水流湍急,渡河似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亚历山大一向是位独到的思想家,他毫不气馁地指示手下把帐篷用的兽皮缝好,当作气垫漂流过河,五天之内,马其顿人的军队就到达了对岸。

靠近乌浒河塔赫提·桑金(Takhti Sangin)的佛塔院中仍然可以找到马其顿影响的证据,这座神庙建筑融合了古波斯和古希腊风格。从该遗址发掘的许多文物现在都在杜尚别文物博物馆展出,其中包括保存完好的亚历山大象牙头像。

赫提·桑金(Takhti Sangin)的佛塔院遗址,可见古希腊柱式结构

一块石制祭坛上的碑文将此地与一个更大的宝藏联系在一起,1877年,在这里发现了一批金、银器,可以追溯到居鲁士大帝(公元前559-530年)建立的阿契美尼德帝国。这件藏品被布哈兰商人卖掉,并多次易手,1897年由奥古斯都·沃拉斯顿·弗兰克斯(Augustus Wollaston Franks)遗赠大英博物馆。直到2006年1月8日,乌浒河宝藏一直作为被遗忘帝国展览的一部分在伦敦展出。

由于亚历山大穷追不舍,贝索斯的抵抗事业很快就失去活力。公元前329年夏天,众叛亲离的他遭遇叛徒出卖,押送给亚历山大后被杀鸡儆猴,残酷处决。他是最后一个向亚历山大挑战波斯王位的军阀,在粉碎了贝索斯之后,马其顿国王面前似乎是一马平川,中亚的平原和沙漠让他们放下焦虑,朝着征服世界的目的地——印度可劲的撒欢奔跑。

波斯贵族感谢亚历山大不杀之恩

越过乌浒河并换装了突厥的战马之后,兵精马壮、雄姿英发,接下来便可剑指粟特的王都马拉坎达(撒马尔罕)。于是亚历山大继续向北到达药杀河,即今天的锡尔河。河的对岸是游牧部落和草原民族的土地,对希腊人颇为神秘的“斯基泰人”或“萨卡人”。正是在这里,亚历山大决定标记他帝国的东北边疆。

在锡尔河畔的南部河岸线上,他建立了一座新城市:极东亚历山大(苦盏或科真德),主要目的是对帝国新疆域进行严密的监视,并为将来的草原攻略打下前站,但这是一个可怕的战略错误。

现代塔吉克斯坦地图

自古以来,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就有许多敌人。然而,他们最古老、最持久的敌对势力之一就是游牧南俄罗斯的斯基泰人。他们以其悍勇和来去如风闻名于世,成为希腊神话和雕塑、绘画、文学作品中挥之不去的噩梦,引发了亚马逊人和半人马的各种传说,有兴趣可以点击传送门观看我的往期文章:解密青铜时代的草原王者斯基泰人,亚马逊人和半人马传说的起源。

承:粟特起义与克莱特斯之死

粟特人陶俑

希腊历史学家阿里安(Arrian)常用波托斯(pothos)一词来形容亚历山大,波托斯是古希腊渴望和欲望之神,他代表亚历山大渴望深入未知,探索神秘的欲求不满。

由于洞悉了亚历山大的征服企图,北方的粟特人和斯基泰人爆发出滔天的怒火。几十年来,两族一直亲密无间地生活在中亚草原,而突如其来的闯入者却在他们的往来要道上新造一座堡垒,从而威胁到了这一历久弥坚的纽带,于是粟特人和斯基泰人携手对外来者的军队发动了一场狠辣的游击战争。

整整两年的战乱肆虐,破坏了该地区的核心地位,让亚历山大和他的部下代价高昂。虽然亚历山大在收复失地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但在帝国疆域的其他地方,他的副官们则遭遇了许多耻辱又令人沮丧的失败。

粟特和斯基泰抵抗联军由一个名叫斯皮塔美涅斯(Spitamenes)的军阀领导,他们迅速占领了帝国边境七个城镇。亚历山大分兵两路,他亲率一路大军在两天之内连克五城。后来他搬到了七城中最大的城市西罗波利斯(Cyropolis),即现代塔吉克斯坦伊斯特拉夫山(Istaravshan),如今此城以足球闻名中亚。

伊斯特拉夫山宫殿

描述粟特人抵御马其顿入侵的壁画

这座城市由居鲁士大帝建立,有一堵高崖保卫。亚历山大最初制定的策略是围城硬攻,但后来他考察了周边环境之后便改变了主意。由于每年这个季节流经该城的溪流都是干涸的,所以有足够的空间通过排水沟渠暗度陈仓。亚历山大和几个扈从干涸的河流和排水渠偷渡进镇,乘敌不备打开了其中一扇大门,让他在外等候的军队立即挺近。

在随后的战斗中,粟特人撤退到城堡里,但一天之后由于缺水不得不被迫投降。今天的游客仍然可以爬上伊斯特拉夫山的堡垒遗址,俯瞰亚历山大曾经进入城市的河流。尽管城墙早就消失了,但它们的位置却以城市的一些地区的名字保存下来,例如一个街区叫做Darvoza-i Bolo,意即“上门”。一路攻城拔寨的亚历山大向被斯皮塔美涅斯包围的马拉坎达挺近。由于他的接近,粟特人四散而逃。

奇袭

马其顿之殇

然而他所指派的另一队人马却并不如意,也许其本意也并非作战而是作为外交谈判,所以他派出的指挥官法努克斯是一位吕底亚的翻译,他通晓当地语言,能够老练的跟原住民交流沟通,但显然他的军事能力是不合格的。公元前329年末,2000名希腊雇佣兵被粟特军阀斯皮塔美涅斯指挥的一支斯基泰骑兵部队诱捕并歼灭,这成为亚历山大职业生涯中最大的军事灾难,但更糟的情况接踵而至。

公元前329年后期,亚历山大决定将麻烦缠身的索迪亚省的控制权交给“黑衣人”克莱图斯,他是5年前在格拉尼库斯拯救过亚历山大的指挥官。但是,克莱图斯远不满足于被留下来管理这个位于已知世界边缘的反叛地区。

随着战争的遥遥无期,马其顿军官们的怒火终于按捺不住了,在他即将就任的前一天晚上,在撒马尔罕举行了盛大的宴会上,指挥官醉醺醺地抨击亚历山大对他的任命。他还借着酒劲讽刺年轻国王的态度:他采用了某些波斯人的习俗,却对马其顿的荣耀弃之如敝履,远不及他父亲菲利二世的英明神武。

亚历山大醉得怒不可遏,他顺手抄起一支长矛,将克莱图斯刺死,这为他之后与马其顿旧军官集团的决裂埋下了祸根,他的英年早逝或也来源于此。但这不是我们今天要讲述的故事,所以我这里一笔带过。

丹尼尔·德布利克(Daniel de Blieck)克莱图斯之死

克莱特斯的死极大挫伤了马其顿军队的士气,为了重拾军心,或者另谋他法,精明的亚历山大很快就理清了解决问题的关键,他被迫远离这里的一团乱麻,率领大军继续向东,越过兴都库什山脉,穿过开伯尔山口,进入印度寻找他们此行的终点。

对亚历山大和他的军队来说,在今乌兹别克斯坦度过的两年是他们整个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年。据说亚历山大追击斯皮塔美涅斯直到伊斯坎达尔湖(“伊斯坎达尔”是东方人对亚历山名字的称谓),他下令在湖对岸修建一座水坝,并威胁说,除非把斯皮塔梅内斯交付给他,否则将释放洪涛淹没下游的村庄。

斯皮塔美涅斯的妻子献上他的头颅

就在那天晚上,斯皮塔美涅斯被出卖了,但是他逃进了马克舍瓦特峡谷(Makshevat Gorge)。亚历山大包围了那些拒绝投降的叛军,他们最终饿死了。在伊斯坎达库尔附近的一个岩石表面的裂缝里,发现了一具干涸、部分木乃伊的尸体,被称为“Khoja-Ishok”,一些当地人认为这是斯皮塔美涅斯的尸体。

虽然叛乱最终被镇压了,斯皮塔美涅斯成为第二个被出卖并被杀害的军阀,但大量的抵抗仍然存在,亚历山大被迫在此屯驻了庞大防卫力量,主要由极不情愿的希腊雇佣兵组成,以维持帝国悲惨的边境秩序。

在此期间,意识到强压带来后果无非是无穷无尽的叛乱,为了恢复地区的稳定,亚历山大还娶了一位强大的粟特酋长的女儿罗克珊娜,怀柔政策被证明是正确的,而亚历山大与罗克珊娜的缘定之处,就是我们今天故事的发生地,亚历山大战术智慧的缩影,他运筹帷幄,神兵天降的粟特岩堡。

平叛之旅诸多艰辛

转:极限战争——粟特岩堡之战

到公元前327年春天,由粟特贵族领导的叛乱此起彼伏,集中在帝国行省南部那些人迹难至的山区,他们在各种悬崖峭壁上建起无懈可击的高堡坚墙,坚决抵制马其顿入侵。

有消息说,大批叛军在当地领主奥希亚特(Oxiart)的带领下,躲到了据说是坚不可摧的要塞粟特岩堡,在他们中,还有领主的妻女。阿里安记述道“ 粟特岩堡是粟特人的最后据点,如果它倒下,那些仍然希望继续抵抗的人将一无所有。因此,亚历山大在在公元前327年的春季决定朝着岩堡进军。”

目前的考古发现尚不清楚索德安岩粟特岩堡的确切位置,但扎拉夫山山谷至今仍与粟特人紧密相连。其中一个粟特要塞位于穆格山,靠近粟特水(Zarafshan river,扎拉夫尚河)与其支流库马河的汇合处。1933年,在这里发现了74份用粟特语书写的文件,揭示了8世纪被阿拉伯人摧毁的粟特城市彭吉肯特(Penjikent)的位置。当其后来被发掘时,人们对粟特文化和文明有了更多了解,这座保存完好的城市现在被称为“中亚庞贝”。

彭吉肯特遗址

当山上仍被大雪覆盖时,亚历山大和他的部队抵达了粟特堡。他们面对着一块奇峰突兀、高耸入云的千仞绝壁。高高在上数万名粟特战士的头盔在阳光下熠熠生光,突然降下的一阵飞石箭雨,使进攻者伤亡惨重。

据记载,这块岩堡拥有三万名战士并囤积足够食用两年的食物,山上的积雪为被围困者提供了大量的水源,使得围攻是不切实际。岩堡尖峰的高度令人生畏,库尔提乌斯(Curtius)说他测量出30斯塔德(5400米)的高度和150斯塔德(27公里)的周长,斯特拉波(Strabo)给出了相同的高度;但梅斯手稿(Metz Epitome,注)中却记载为3600米。不管以上数据究竟哪个真实,除了鸟类以外,其陡峭高挺确非凡人能够企及,四周高山密林浓荫蔽天,羊肠小道险峻狭窄。

行至半山中途,小路逶迤进入一个山洞,洞口僻陋狭小仅容一人通过,洞内黯淡无光如同连通冥界塔尔塔罗斯的地狱之门,又似克里特岛“米诺陶洛斯”地下迷宫,泉水几乎在整个洞穴中喷涌而出,汇合的水源汇聚成一条从悬崖上流下来的溪流。显然,这是通往山顶的唯一途径。亚历山大仔细观察着该要塞被自然艺术设置的各种障碍,苦思冥想破敌之法,也许此刻在哲学国王的脑海中,如此天堑不过是成神之路上的另外一个谜题。

尽管面临如此不利,亚历山大还是决定发动进攻,实际上,他的决定原因可能就是当地人冒犯性的吹牛。马其顿国王呼吁他们讨论条件,并提议他们可以在投降的基础上下毫发无伤地返回家园,但是粟特人却对他的报价回以嗤笑,他们毫不客气的嘲讽亚历山大,岩石是无法接近的,如果波斯和马其顿国王的战士长着翅膀,他们可以尝试接近它,否则最好早早滚蛋,因为他们永远也飞不上高崖。

粟特岩堡位置不可考,这是彭吉肯特周边乡村图景,可见当地地形地貌

卡里马巴德镇的巴尔蒂特堡,与粟特堡类似

巴巴克要塞,位于阿塞拜疆东部一座山顶堡垒,与粟特堡类似

深受刺激亚历山大并没有打退堂鼓。相反,敌人的嘲讽转化为他寻找那些有翅膀的人的坚定决心。亚历山大召集了具有攀岩经验的军士,告诉他们他将为第一个攀岩的人提供12个塔兰德,为第二名提供11个,为第三名提供10个,依此类推,这在当时绝对是一笔巨款。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很快就召集到300余人敢死队,那时候没有专业的攀岩装备,但这难不倒他们,他们拆下帐篷的铁制长钉,将其牢牢钉入那些在雪中冻结的坚冰,或者钉进可能碰到的任何裸露岩层,并且用牢固的亚麻绳固定自己,在当天夜里的黑暗护下,他们开始出发

公元前3世纪的攀岩必定是亚历山大远征期间马其顿人做出最勇敢的事情之一。在接下来的至少六个小时内,他们采取的每一个步骤都可能以死亡告终,然而无所畏惧,耐心地将钉子钉入,如同壁虎般攀越在岩壁上最陡峭之处。

夜晚的凛冽寒风从耳边呜咽而过,勇士们尽力抬起头来,寻找每一个可能的落点。如果运气不佳,在空中无处借力的他们稍有不慎被风刮到可能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冰块也不如想象中坚固,加之为防敌人发现不敢亮起光源,黑夜之中无法辨识,将钉子钉在裸露岩层或最可能承受拉力的岩缝中的每一次尝试,都是在拿生命与死神塔纳托斯掷骰。攀登过程中一路都有人跌下悬崖,坠入冰雪覆盖的大地之中。大约有30人为此丧生尸骨无存。

胜利在望

夜攀危岩,即是对意志的极限考验,也是对体力的极致挑战,也许是大力神海格力斯庇佑,其余的人都在黎明破晓时到达了山巅,岩堡的顶峰出现在他们眼前。旭日始旦、东方既白,瑰丽的朝霞从粟特岩堡的背面喷薄涌出,绚烂唯美让马其顿勇士如获再生,第一个攀上崖顶的士兵情不自禁的亲吻着大地,随后有更多的登山者跟随加入他虔诚地向奥林匹斯山众神祈祷。

他们来不及欢呼,集结之后他们立即按照亚历山大的命令,举起仓促制成的亚麻布旗帜,向下方部队猛烈挥舞以示成功,亚历山大军队发出震天的呐喊,向敌人在高崖上的哨站传递消息:投降!马其顿的“有翼战士”已经完全占领了堡垒。敌人惊骇的随着亚历山大的指点向山巅望去,“马其顿300勇士”凛然伟岸,如山似塔,虽然有30勇士陨落在途中,但他们的英灵意志却为战友所继承。

出乎意料的景象让当地人汗毛倒竖,头皮发麻,他们以为真的有天兵下凡,或者以为他们能看到的少数人背后,一定有一支完整的军队即将来临,吓得瑟瑟发抖的他们纳头拜倒,立刻开城投降,于是亚历山大以微乎其微的代价夺去了这座号称天堑的坚固堡垒。

登高临远

同时收获的,还有婚姻与治安。

合:权力的游戏——政治、联姻与野望

当亚历山大率领的军队走上狭窄的小路进入奥希亚特的宫殿时,房门打开了,一个身材修长的女孩出现在门槛上,那是军阀的女儿罗克萨娜,她茂密的头发闪着金色的光芒,美丽的眼睛闪闪发光。在亚历山大的眼里,她就是美神“阿芙罗狄蒂”的化身,让年轻国王立即坠入爱河,并决心要娶她。据说他手下的马其顿士兵盛赞即将成为王后的美貌,称她为东方第一美人,唯一能在美貌上与之相提并论的就只有大流士的王后。

希腊画家罗塔里(Rotari)的“亚历山大与罗克珊娜的婚礼”

希腊画家罗塔里(Rotari)的“亚历山大与罗克珊娜的婚礼”的著名画作中,大师在普鲁塔克的作品指导下描绘了亚历山大与罗克萨娜相遇的一幕。公主在哭泣女仆们的包围下,夷然无惧地站在惊讶的国王面前。然而,艺术家描绘了一个希腊女孩而不是粟特贵族的女儿。实际上,罗克珊娜是“一朵真正的东方玫瑰”,而今天我们只能想象她无与伦比的美丽。

一些研究人员他的名字与现代塔吉克语语言联系起来,认为“Roxana”是“Roushanak”本地名称的希腊语解释,意思是“闪耀”,“明亮”,在波斯语中,她的名字意为“小星星”。

先不论她一闪一闪的小眼睛如何迷惑住了年轻国王,以至于在他生命的最后4年里与之形影不离,亚历山大迎娶一位粟特贵族的女儿当王后也许还有其深层次的政治考量。

那时的希腊婚礼非常简单,将一条面包用剑劈开,分别送给新娘和新郎品尝,这种习俗至今仍然在乌兹别克斯坦盛行,但是国王的婚礼却安排得宏伟异常,特别是因为在那同一天,亚历山大和他大约一万名战士也娶了当地的女孩。

罗克珊娜

结婚照

一方面亚历山大经此一役再添生力。在此之前,亚历山大将从安息人,粟特人,斯基泰人和其他中亚国家雇用的骑兵归并成独立的军团。在当地人和希腊人之间举行的大规模婚礼使这些军队得以平等地加入了马其顿王国军。此外,著名的粟特公民,其中包括罗克珊娜的兄弟和其他农家的儿子组成了特权团体阿格玛(Agema),这本是希腊语描述军事支队的术语,其使命是保卫高价值目标,但最终演化成类似于我国古代外戚的特权团体。

另一方面通过引入联姻的政策,亚历山大认为可以同化这些民族。他意识可以在马背得天下,但无法在马背上治天下,所以他希望尽可能地将所有受其支配的部落和民族融合在一起,以建立一个共同的泛希腊民族。

此外,亚历山大和罗克珊娜的婚姻还有立竿见影的实惠。根据希腊纪事,奥希亚特是粟特的“贵族之王”,他控制着大片的领土,从吉萨尔山脉的山麓东南坡一直向西延伸到艾哈迈达巴德,以及东北方的苏尔汉河。

重振旗鼓

奥希亚特究竟是真的被马其顿天兵吓倒还是就坡下驴我们已无法得知,但失败者也从中赚取了无数好处,他的所有家庭财产毫发无伤,联姻后更被慷慨赐还,他还获得了对帕拉帕米萨德郡的控制权,其实力不降反升。在亚历山大逝世后,奥希亚特的地位变得更加强大,成为当时中亚统治者中第一个铸造自己金币宣告统治主权的领主。

最后,他们的婚姻促进了希腊与中亚诸部落的广泛联盟。这对中亚乃至整个世界文明的科学,文化和艺术的发展产生了持久的影响,东西方文明之间的第一次巨大互动正在进行之中。

击败斯皮塔美涅斯和占领粟特岩是亚历山大在波斯军事行动的结束。亚历山大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用兵出奇制胜。他很自信勇敢,即使在困难重重的情况下。面对问题时总是想出创造性的解决办法。最终,亚历山大成功地制止了不断的叛乱,他从波斯招募了30,000名本地青年,组成了最终的方阵。

接下来,国王似乎可以心无旁骛继续他的选征,然而在印度,他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不得不止步印度河,四年后便英年早逝,详情可以参考我的往期文章:中印关系三千年(二):成吉思汗与亚历山大止戈印度河。

全文完,谢谢观看

文稿原创,禁止搬运,图源网络,侵权删除

注:梅斯摘要(Metz Epitome)是西方早期历史的一个近古摘要片段,阐述了亚历山大大帝的希尔卡尼亚(伊朗)和印度西北部的征服历史。唯一幸存的手稿是在梅斯(Metz)中找到的,其文字名称起源于此。

卡拉帕斯坦.亚历山大大帝和罗克珊娜

塔吉克斯坦伊坎德步道上的亚历山大大帝

彼得·格林.马其顿的亚历山大

阿里安.亚历山大远征记

新世界百科全书.亚历山大

萨尔瓦托·瓦坎特.亚历山大大帝与粟特起义的“失败”

百度百科、维基百科相关词条



(注:来源如注明,意甲直播_意甲免费在线高清直播_意甲视频在线观看无插件,编辑:哲文)
" 极限赛事新闻 " 的相关文章